首页  »  淫荡人妻  »  [异地女友之消失的时间](13)作者:skylaoww
[异地女友之消失的时间](13)作者:skylaoww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6120
 

             第十三章天堂地狱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沖破天际,一夜无眠的小路看着窗外冉冉升起的朝阳, 她再一次感觉到了迷茫,在这个南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中,她发现自己没法在这安 身立命,难道女人真的只能依靠自己的身体,才能换取到相对的安稳么?这时候, 小路家的门铃响了起来,如同受惊的猫咪一般,小路整体人绷紧了身体,悄悄地 踱到了门后,从猫眼往外一看,正是杨迪伟站在了门外。
 
  虽然与杨迪伟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小路非常清楚,这个看似对自己关心的 富二代,实际上亦是垂涎她的美色而已,犹豫再三,小路并没有打开家门,只是 默默地走回房间,把自己窝在被窝?堙A仿佛这样子能找到一丝安全感。 
  杨迪伟在门外等了接近半个小时,仍然没有听到门后有任何动静,便掏出手 机,发了一条短信给小路:「小路,不知道你是否安好,我只是路过想来看一下 你,如果你想独处,那我不打扰了,期待你的回电。」
 
  反复确定短信内容足够情真意切,杨迪伟按下了发送键,又在门外等了十分 钟,仍然不见有任何动静,只好悻悻地离开了。
 
  而小路此时也拿着手机,却并不是看着杨迪伟的短信,而是看着大明的电话, 看着出了神。
 
  当阳光洒进了大明的房间时,宿醉的头疼让大明醒了过来,却感觉到身上的 压迫感,当他正想开口喊小路的名字是,却发现身上的娇躯,竟然是自己天天共 处的菲菲。
 
  这时,菲菲仿佛感觉到了大明的清醒,也悠悠醒转过来,美眸与大明四目相 对,一种尴尬的感觉同时在两人心中升起。
 
  菲菲慌张地从大明身上爬了起来,抱起自己的衣服,跑进了浴室。
 
  大明坐了起来,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在想着昨晚发生的事,以及该如何 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
 
  很快,菲菲已经穿好衣服走了出来,大明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菲菲却主动先 开了口:「大明,不要跟我说你会负责什么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我懂的。昨晚, 谢谢你。我走了。」
 
  话说完,菲菲便转身朝门口走去,大明刚想去拉住菲菲,只听见菲菲的声音 有点哽咽,说:「不要来追我,我会忍不住想要留下来的,让我们就和以前一样, 你做你的张总,我做我的秘书,好吗?」
 
  大明听到菲菲的声音,举起的手悬在半空,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直到菲菲 出门后关上房间门,大明才回过神来,放下了手,又坐在了床边。
 
  大明自言自语地说:「我TM都做了些什么啊。」
 
  菲菲眼眶含泪地坐电梯下楼,回到了公司的宿舍?堙A把自己反锁在房间? 堙A久久没有出来。
 
  这一场荒唐的误会让大明实在是有点不知所措,走进浴室打开冷水,把迷糊 的头脑刺激一番后,稍稍清醒的大明,还是决定要先把小路给找到,从上次遇到 小路的地方来看,离自己项目并不远,也就是说小路应该就是在这附近住,但这 边正是S市的住宅区,一公?婼d围内住的人少说也有几万人,只能是先回到项 目上再去考虑从哪开始寻找了。
 
  大明下楼拿上车,往项目开去,而此时的小路,从一夜无眠中睡着没多久, 手机便响了起来,一接通,原来是在网上放租的17楼的公寓,有个女生想要来 看房子,小路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距离约好的十点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起床沖了一下身子,简单地化了个妆,便下到了17楼。
 
  当电梯打开,一个化着日式的烟熏妆,穿着一身黑色的日系蛋糕裙,配一双 黑色的小皮鞋,挎着一个MIUMIU的小包,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生站在公寓 的门前,小路连忙微笑开口说:「您好,请问您是来看房子的么?等很久了吗? 
  不好意思,我刚刚有点事,稍微晚了几分钟下来。「
 
  女生回给小路一个甜美的微笑,声音带点娇嗲地说:「没事啦,我也刚到没 多久,你就是房东吗?好年轻哦。」
 
  小路笑了笑说:「咱俩应该差不多大吧,叫我小路就可以了,我们先进房间? 堿搰搷a。」
 
  女生点了点头,说:「小路你好,我叫小婕,你也是大学刚毕业么?」 
  俩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房间?堙A小婕对房间很满意,从交谈中也知道小 婕是CS大学刚毕业,是李严的学姐,找工作找到了S市,所以独自一人从C市 老家来到了深圳。
 
  当小婕得知小路也是学设计的后,便说:「小路,你看我也是学设计的,我 们广告公司现在也在招设计师,你可以考虑也来试一下啊。这样子我们就能一块 上下班,也有个伴么。」
 
  小路想了一下,两个女生倒是比起和男性接触要好多了,说:「那敢情好啊, 我把我的简历发给你,你帮我看一下行不行呗。」
 
  小婕笑着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吧,我们主管还是很看好我的,我介绍 应该OK的。」
 
  小路顿时想道,不会又是个色上司吧,张乔的事对她造成的阴影还是挺大的, 犹豫了一下,说:「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算了吧,没关系的。」
 
  小婕仿佛猜到了小路的顾虑,就差没拍胸脯了,说:「放心吧,我们主管是 老板的老婆,肯定没问题的。」
 
  小路一听原来是女的上司,顿时放心了,笑着说:「那就麻烦你了,我请你 吃饭吧,明天找个时间去把合同给签了。」
 
  小婕一听连连点头,说:「好啊好啊,说起来我也有点饿了呢。」
 
  当然,小路不会再和小婕去张辉的店?堙A两人只是在小区附近的一家快餐 店应付式地吃了一点东西,正当两人想要离开的时候,一个人影坐在了他们的桌 子前。
 
  小路昂头一看,竟然是杨迪伟,惊讶地问道:「怎么会是你?」
 
  杨迪伟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说:「因为我想知道你最近好点了没啊,你 又躲着不见我,短信也不回。」
 
  小婕一看见高大帅气的杨迪伟,用手轻敲了自己头一下,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说:「你就是Z集团的太子爷杨迪伟?你是小路的……男朋友吗?」
 
  杨迪伟听见小婕的声音,转过头去看见她卖萌的动作,也笑着回应道:「你 认识我么?我倒想是小路的男朋友了。」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表白了,小路觉得尴尬万分,轻拍了一下小婕,嗔道: 「瞎说啥呢小婕?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啦。」
 
  小婕吐了吐舌头,无辜地笑着说:「我还以为是小两口耍花枪呢,原来是我 理解错了,杨公子这么有名,我当然知道啦。你好,我是小婕,是小路的新房客。」
 
  说罢,小婕伸出了嫩白的小手,杨迪伟也配合地握了握手,又回过头对小路 说:「那你们一会儿去哪?我开了车,送你们去呗,正好我也没事。还有,小路 你的工作怎么样了?需要我帮忙吗?」
 
  小路知道杨迪伟想要追求自己,但经历过这么多,她不敢再相信别的男人, 还是抱着能躲则躲的心态,冷冷地说:「不用了,我准备回家去休息了,工作的 事也不用你担心,我自己可以搞定。小婕,我们回去吧。」
 
  说完,小路便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小婕连忙站了起来,跟在小路身后也 往外走,但离开前,她朝杨迪伟甜美一笑,把自己的名片从包包了掏了出来,递 了过去,快速地说了一句:「随时联系我哦。」
 
  杨迪伟看着小路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容顿时收起,露出了一脸阴狠的表情, 自言自语地说:「我还没试过哪个我看上的女生敢跟我说不的,哼。不过那个小 婕倒是有点意思。」
 
  小路和小婕两人也回到了17楼小婕的租房里,小路坐在沙发上,朝在厕所 里的小婕说:「小婕,你也要小心一点那个杨迪伟,他也不是个好人。」 
  小婕一脸坏笑地从厕所里走了出来,突然伸出双手,从小路身后揉搓着她的 大奶,贴着小路的耳朵说:「我觉得吧,就小路你这身材这脸蛋,哪个男的在你 面前还能是个好人啊,要说没想法那绝对都是伪君子,更不能相信。」
 
  小路被小婕突如其来地袭击吓了一大跳,慌乱地拨开小婕的手,双颊绯红, 娇嗔地说:「要死了你,被你吓死了。你不会是蕾丝吧,我可性取向正常得很啊, 就是觉得他这人不可信而已。」
 
  两人嘻笑打闹了一下,女生之前总是那么容易就熟络了起来,小婕笑着说: 「好了好了,不玩了,我给领导打个电话,安排一下你明天去面试,你一会儿回 去准备一下你的简历什么的吧。」
 
  小路点了点头,说:「嗯嗯,那你先收拾呗,我也回楼上了哈。」
 
  说罢,小路便关上了门,回到了19楼的出租房,刚刚被小婕揉搓的胸部, 还有在耳边吐气说话弄得自己心里痒痒的。
 
  小路脱去衣服,躺回到房间的大床上,双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胸部,喃喃自语 道:「真有小婕说得这么夸张吗?不过大明好像也是特别喜欢揉我的咪咪。」 
  一边说小路一边轻轻揉搓起自己的大奶,感觉着自己双乳光滑的触感,还有 手指抚过乳尖传来的微微发硬的感觉,心里的燥热感越来越厉害,仿佛逐渐吞食 着自己的理智。
 
  小腹下方升腾而起的火热和搔痒感,让小路不由自主地夹紧双腿,轻轻相互 摩擦着,濡湿的印子不知不觉出现在了棉质的内裤上,小穴中缓缓流出的爱液如 同浇灌在小路的心头一般,把理智一点一点地淹没。
 
  小路如青葱般地玉指划过自己的身体,准确无误地按压在濡湿的源头上,虽 然隔着内裤,但仍然感觉到了爱液的溢出,更是不由自主地手指隔着内裤开始爱 抚、按压、划圈,随着每一个动作的施展,快感一浪接一浪地通过兴奋的神经传 回到大脑间,小路双眼变得迷离,仿佛在回想着过去那些不堪的交媾,仿佛在回 想着和大明的甜蜜,仿佛在回想着,重遇大明的那晚,究竟大明有没有和自己做 些什么呢?回忆和快感一波波侵袭着大脑,无意识的呻吟声从小路微张的小嘴中 发出:「嗯……嗯……啊……好热……我好湿……好丢人啊……」
 
  隔靴搔痒的感觉让小路意犹未尽,大脑反馈的信息,让小路对於浪尖的快感 更加渴求,褪去自己身上仅存的内裤,双腿不再紧闭,分开的大腿让小穴彻底暴 露在空气中,指尖直接划过小穴带来的快感,让小路浑身一颤,爱液更是如同开 了闸般地涌出,小路也感觉到了自己满满一掌的淫水。
 
  小路的手指一直在小穴口来回划动,不时揉搓着已经充血勃起的阴蒂,感受 着屁股下的被单已经被那不知停歇的爱液打湿一大片,快感持续在累积,但小路 始终没有把手指探入那爱液的湿洞,在这一刻,她的心里多么希望有一个能来填 满空虚的小穴,她的心里多么希望,那个人会是她日思夜想的大明。
 
  但现实是残酷的,在这个千万人寻梦的大都市,又有多少女生渴望有一双臂 弯可以依靠,但仍然要自己坚强,而此时此刻,大明身边的人,会是那个和他有 说有笑的女生么?对大明的思念不可遏制的穿梭在身体带来的快感中,小路不由 自主地发出呻吟:「啊啊……大明……你在哪……我想你……我要你……干我… …小路的……身子……还是……你的啊……」
 
  这时候,房间门突然被打开,小路犹如受惊的小猫一般,全身蜷缩,但下一 刹那,惊恐变成了惊喜,门外进来的人竟然是——大明!大明大步迈进房间,走 到床前,那低沈的嗓音在小路的耳边响起:「你这小骚货,这么想我为什么不说? 我找你找了多久你知道吗?为什么要在我找到你的时候逃开?我要惩罚你,用我 的大肉棒。」
 
  大明边说着边三下五除二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把小路压在了身下,仍然是 那一身精虬的肌肉,仍然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仍然是那么有力的拥抱,仍然是 那么让小路迷醉的呼吸,仍然是那么粗壮的肉棒。
 
  用力地拥抱着大明,双眼迷蒙的小路带着哭腔的媚声说着:「真的是你吗大 明?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轻柔的吻如同雨点般落在小路的脸颊、眼睛、脖子、耳垂,一手揉搓着挺立 的大奶,大明轻声地说:「记住,我要找你,我就一定能找到你,无论你逃到哪 里,你都是我的女人。」
 
  小路回应着大明的热吻,浑身的燥热感比刚刚自慰的时候来得更加强烈,成 熟的男性气息刺激着小路的快感神经,快感越是强烈,身体内的空虚感也越是浓 烈,小路迷离地在大明的耳边低语着:「来吧,大明,我的男人,我的老公,进 来吧,满足我吧。」
 
  一瞬间,充实感占据了小路的全身,脑袋中犹如奏响了无尽的仙乐,小路只 能忘我地呻吟了起来:「啊啊……好舒服……我太久……太久……没有……感觉 过……你的占有了……好老公……大明……我爱你……来吧……再激烈……一点 ……也没……关系的……我要你……我要你……」
 
  大明温柔地缓缓抽插,每一次都深深顶入桃源洞的最深处,让小路感受到了 她心爱的男人的温柔与力量,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抱紧身上的男人,想把自己揉 成一团,融入他的身体里。
 
  小路紧闭双眼,享受着这对於她来说久违的幸福,这一刻的她,从身心感觉 都得到了解放。
 
  渐渐地,充实感的频率越来越高,小路的灵魂仿佛都被这撞击顶到了九霄云 天之外,她迷离着双眼,想让看清楚眼前这个她心爱的男人,看着她在自己身体 里浇灌满满的爱意。
 
  当她睁开眼的那一刻,幸福的微笑变成了惊恐的呆滞,眼前的人,赫然是— —杨迪伟!小路奋力想推开眼前这个男人,但她被操弄得浑身发软的身体发不出 半点力气,一边推搡一边尖叫着:「怎么会是你?!我的大明呢?明明我抱紧的 是大明!」
 
  杨迪伟一脸坏笑地凝视着眼前这有着凝脂般的皮肤的美人,轻佻地说着: 「什么大明?你想的是谁呢?是你让我来操你的啊,你忘了吗?你在我面前自慰, 让我占有你,喊我老公,喊我爱人,你忘了吗?」
 
  小路奋力推着杨迪伟的胸口,摇头说着:「不可能!不可能!你骗人!我怎 么可能会要你做这种事!」
 
  杨迪伟没有回答小路的问题,年轻力壮而充满阳刚之气的身体,在小路的身 体里,在小路的灵魂中不断地沖刺着,抽插着,撞击着。
 
  小路仍然在无力地反抗着,但身体里的快感渐渐地蚕食着她的理智,刚刚惊 恐带来的短暂清醒再一次被灵魂中无处不在的快感所包围,逐渐消失,取而代之 的是欲罢不能地扭动身躯,期待每一次直达最深处的进入。
 
  快感如同气球般越涨越大,越来越高,随时都在爆炸的边缘,推搡的双手变 成了拥抱,逃离的欲望变成了迎合,挣紮的呐喊变成了呻吟,这一切的改变,都 是在此时此刻小路眼前的这个杨迪伟带来的。
 
  随着杨迪伟的一声低吼,小路浑身如被电击,腰身上挺,浑身发颤,这一刻, 灵魂中,身体里的那个快感气球轰然炸裂,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得到了解脱,桃花 源中决堤般的爱液涌出,所有的不安、空虚、寂寞仿佛排泄一空。
 
  然而,短暂的巅峰快感后,小路整个人如同从云端掉落的天使般,无尽的虚 弱感从灵魂深处蔓延到全身,一切都结束了。
 
  紧闭着双眼的小路,无力地躺在大床上,仿佛拒绝睁开双眼,她怕看到眼前 的男人不是大明,她怕看到眼前的男人离开自己,她所期待的,是一场酣畅淋漓 的灵欲合一后的拥抱和亲吻,但此刻,并没有出现。
 
  小路惶恐地睁开双眼,房间还是那个房间,但是,没有大明,更没有杨迪伟, 空荡的房间里,只回响着她一人沈重的喘息声,那个一身香汗的自己,还有那一 张濡湿的床单。
 
  这一切都在告诉小路,此时此刻的她,只是一个人,大明也好,杨迪伟也罢, 这一场让她惊喜而又惊恐的欢好,只是她的一场幻想而已。
 
  小路并不是第一次自慰,但这种如同潮水来袭般的空虚感,却头一次把她灵 魂淹没,来到S市之后,无助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
 
  小路想起了大明,那个她深爱着的男人,自己的依赖、软弱和逃避,带给了 他深深的伤害,她爱他,她想不顾一切地去找他,告诉他,她就在他身边。 
  但是,幻想中杨迪伟的出现,让她感到后怕,性爱,这件既让她得到享受, 又让她失去爱人的事,让她不敢前进,她怕为他带来再一次的伤害。
 
  小路默默地下了床,走进了浴室,打开莲蓬,蜷缩着坐在浴缸里,任由冷水 沖刷着自己,仿佛想要洗去自己从生理到心理上对性的无法抗拒。
 
  良久,小路站了起来,静静地关掉莲蓬,裹上浴巾,她告诉自己,为了自己, 为了大明,她只有独立,只有让自己坚强起来,面对自己的弱点。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成,则皆大欢喜,败,则独自沈沦。

20150713X